文学网

特写:“人在,这座城市就会活过来”——废墟中守望的阿勒颇老人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14
  • 38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新华社叙利亚阿勒颇10月15日电特写:“人在,这座城市就会活过来”——废墟中守望的阿勒颇老人 新华社记者 郑一晗 车宏亮 一片废墟中,阿布·苏卜希老人的小店孤零零地开着。 虽然战

特写:“人在,这座城市就会活过来”——废墟中守望的阿勒颇老人

  新华社叙利亚阿勒颇10月15日电特写:“人在,这座城市就会活过来”——废墟中守望的阿勒颇老人  新华社记者 郑一晗 车宏亮  一片废墟中,阿布·苏卜希老人的小店孤零零地开着。 虽然战事结束已快一年,但叙利亚阿勒颇老市场的商户早就奔逃四方,很少有人归来。

  归来又如何呢?楼房要么坍塌,要么千疮百孔。

老人的店铺仅剩临街的几平方米空间可以落脚。 他重新装上铁门,稍作清扫,摆了些手工桌布来卖。

  刚过花甲之年,他看上去却苍老太多。

头顶秃了,牙掉光了,脸上纹路深刻,胡须花白。

灰袍子下裹着嶙峋的身躯,脚踩一双破旧的皮鞋。

  “我过去也算个有钱人,但战争夺走了我的一切,”老人说,自己18岁就来到阿勒颇,先做学徒,后来逐渐把生意做大,养育了4个儿女。

  战争爆发后,老人关掉店铺,逃到距离阿勒颇几十公里的巴卜市。

可没过多久战火也烧到了那里,他又跑到阿勒颇城北的女儿家躲避。   去年底,政府军宣布收复阿勒颇。 他第一时间赶了回来,这里已经面目全非。 “家和店铺都被毁了,店里价值30万美元的货物也没了。 ”  老人语气克制,那张饱经风霜的面庞里,隐忍了太多悲伤和愤恨。

他坐在门前的塑料椅上,静静望向远处,目光仿佛穿越几十年的光阴,老市场昔日的繁华依稀浮现眼前。   “过去这条街除了商铺,还有很多银行,商家直接提着麻袋去存钱,没人担心安全问题。 ”这条商业街名叫汉哈里尔市场,始建于16世纪下半叶,曾是布料织物卖家的聚集地。 在老人的回忆中,车水马龙、行人如织的盛景好似昨天。   这样的市场曾经遍布老城,有的专卖布匹面料,有的经营香料肥皂,店铺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

其中,麦地那集市号称全世界最大的有顶集市,作为阿勒颇老城的一部分,它于1986年和老城一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数年间,如大梦一场,繁华都化作了云烟。

如今的阿勒颇老城,商贾湮灭,胜迹尽毁。

就连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倭马亚大清真寺也难逃厄运,沦为残垣断壁。   老人说,老城有自己的根,和惦记生意相比,和这城市血浓于水的情感更让他时刻渴望归来。

现在他的店每天都开门,摆好货品后,他会用柴火烧一壶茶,坐到门前。

天黑了,便关门离去。   “有时一天能卖两三件,有时连着两天也卖不出一件。 其实来人买不买无所谓,坐下喝杯茶也好。

”  偶有行人经过市场都会投来或诧异或敬佩的眼神,但少有人驻足。 一个穿着体面的男子走到老人跟前,握住他的手说:“加油啊,老人家。 ”过了半晌,一辆小货车经过,两个年轻人向老人伸出大拇指喊道:“您还在这儿啊!”  老人说,自己还有些积蓄,重新开店并不是为了挣钱。

他只是想告诉人们,老城还有人在。

他希望自己的举动能给人们勇气和力量,鼓励那些漂泊在外的阿勒颇人回家。   “只要人在,这座城市就会活过来。 ”+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