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宏观经济缓中趋稳 货币政策不宜大幅放松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6
  • 12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7月15日,公布上半年经济“成绩单”。 数据显示,二季度经济增速为%,相比一季度回落了个百分点,上半年经济增速为%。 从6月数据看,投资、消费、等增速均有回升,不过调查率有所上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宏观经济缓中趋稳 货币政策不宜大幅放松

  7月15日,公布上半年经济“成绩单”。 数据显示,二季度经济增速为%,相比一季度回落了个百分点,上半年经济增速为%。 从6月数据看,投资、消费、等增速均有回升,不过调查率有所上升、增速回落。   就上半年经济形势、下半年政策应对等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首席经济学家连平。

  连平认为,虽然二季度经济增速回落,但整体呈现出缓中趋稳的态势。 下半年经济仍存下行压力,但考虑到宏观杠杆率上升、流动性充裕等因素,政策不宜大幅放松。

财政政策上,他建议,四季度可以适度增加专项债发行额度。   经济运行缓中趋稳  《21世纪》:二季度经济增速为%,相较一季度的%略有下滑,经济增速下滑的原因是什么?如何评价上半年的经济?  连平:因为内需、外需增速均有下滑。

外需来看,今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总体放缓,这对中国的出口影响较大。 从内需来看,3月份投资、消费、工业增加增速较高,但二季度4、5月份大幅回落。 从整体情况看,上半年的经济可以称之为“缓中趋稳”:经济增速是放缓的,但是慢慢地出现了平稳的迹象,尤其6月份有的数据出现了反弹。   《21世纪》:6月份增速为%,同比增速已经为0,下半年是否有通缩的风险?  连平:物价的形势有所分化,CPI向上,PPI向下。 根据我们的测算,下半年PPI翘尾因素显著走弱,月平均值为-%,比上半年下降个百分点。 8-11月翘尾因素均为负,其中10月和11月低至-%和-1%,这将对PPI有明显的下拉作用。

因此,不排除个别月份PPI可能出现负增长的情况,但PPI可能不会持续出现负值,因为投资增速下半年可能会进一步回升。

  投资增速仍将在个位数  《21世纪》:4月市场情绪有些悲观,尤其是消费增速只有%弱于预期,不过,5、6月份消费增速持续回升,6月份比5月份回升个百分点,6月%增速也创出年内新高。 消费增速变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连平:6月份消费增速创新高主要原因是汽车消费回升。

上半年部分月份汽车消费负增长,带动消费增速走低。

但在6月份汽车消费增速回升到%,成为带动消费回暖的主要因素。

从基本面看,降费使得居民收入水平提高,上半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比经济增速高个百分点。

  上半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增长的贡献已经达到了%,也就是说现在经济增长中六成的贡献是由消费来提供的。

下半年,消费还会继续发挥“压舱石”的作用。 消费平稳的话,经济运行也会比较平稳。

  《21世纪》:上半年整体保持在低位(低于6%),这是否是一个常态?  连平:投资增速处于低位的主要原因是制造业投资需求较弱,而基建投资回升幅度有限。

上半年,制造业投资增速只有3%,相比去年末大幅下降了个百分点,增速较低。

一方面,受到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出口型制造业压力较大。 另一方面,国内终端需求下降,汽车制造业投资增速甚至出现负增长。 投资方面,去年投资是“拉动型”,今年开发投资的高位运行是“施工拉动型”,项目建安施工加快成为主导因素。 上半年房屋施工面积增速%,这是2015年以来的最高增速。

  基建投资方面,今年和往年不同,财政部提前下达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专项债规模大幅增加,但这对拉动基建投资增速的效果似乎并不明显。 今年上半年基建投资增速只有%,虽然相比去年末提升了个百分点,但相比去年同期反而回落了个百分点。 这主要因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较大,中央监管部门严控债务杠杆,对隐性债务的监管并没有放松。

此外,基建投资基数很大,去年规模达到18万亿,要在这个基数增长难度很大。   总体看,制造业投资处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上,现在有反弹,随着减税降费政策的进一步落地,下半年还会小幅度回升。 6月专项债使用方式再放松,未来基建投资增速也会有所反弹但幅度不会大,投资增速会高一些。 综合来看,投资增速会略微回升,但难以恢复两位数水平。   《21世纪》:上半年各月出口增速波动较大,部分月份出现负值,如何看待目前的外贸形势?  连平:目前外需比较疲弱。

从上半年的月度出口增速来看,增速是逐步回落的。 受前期“抢出口”效应的影响,有关的已经被提前释放了一部分。 此外,欧美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外需并不乐观。

下半年的出口压力可能会更大一些。   可适度增加专项债发行额度  《21世纪》:你预计下半年经济走势如何,能否运行在%-%的区间?如果经济增速放缓,可能面临哪些风险?  连平:下半年外需放缓压力加大,增长动能可能有所减弱。 按照目前的情况看,如果没有出现特别极端的情况,下半年经济增速将在%左右。

在需求放缓的情况下,一些企业可能会出现经营问题进而出现风险;部分地区就业压力可能会凸显。

  《21世纪》:加大逆周期政策力度,下半年财政政策如何应对?  连平:现在看,影响财政政策的主要因素是财政减收。

二季度以来增长放缓,1-5月财政收入增长%,比一季度下降了个百分点。

财政收支压力加大,可能对积极财政政策形成制约。   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专项债政策可以进一步放松。

上半年新增专项债发行了万亿,完成了全年额度的65%,剩余部分预计也将于9月底前发完。

根据实际需要,四季度可适度加大专项债发行额度,用于补短板、强动能的重大项目。 另外,可考虑扩大专项债作为资本金的范围,除了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以外,地方基建项目也可以适用。   《21世纪》:展望看,货币政策是否有调整的必要?如何在防风险和稳增长之间平衡?  连平:下半年,逆周期调节的基调不会改变,但会稍微有所保留,货币政策要“适时适度”。 货币政策有向偏松方向调节的空间,关键看有没有需要。 如果经济运行相对平稳,货币政策调整的必要性就很低。

如果下行压力特别大,货币政策的宽松调整是有必要的。

  现在美联储转向鸽派甚至有降息的可能,国内货币政策向宽松方向调整的压力减轻。

从国内来看,近期货币市场下降比较明显,显示流动性合理充裕;M1和M2增速也出现回升,货币超过6在历史上都是比较高的;部分地区房地产还在继续上涨,一季度宏观杠杆还有上升。

这种情况下,进一步加大流动性投放、采取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显然是不合适的。

因此货币政策应从国内需求出发,根据国内经济形势决定,美联储降息中国央行不一定要跟进降息。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