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03 遵命,情感故事,情感文章,文化,火火鳥著,女流文学网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1
  • 68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叶晋东被疼痛感和流血给惊住了,他现在似乎明白,这不是在演戏。 只是从开始到现在,他都先入为主,认为是在演戏。 至于杀人,他也猜想是仇杀,只不过被自己误打误撞,把刺客给砸晕,然后刺客

03 遵命,情感故事,情感文章,文化,火火鳥著,女流文学网

叶晋东被疼痛感和流血给惊住了,他现在似乎明白,这不是在演戏。 只是从开始到现在,他都先入为主,认为是在演戏。

至于杀人,他也猜想是仇杀,只不过被自己误打误撞,把刺客给砸晕,然后刺客不小心被自己的刀给捅了。 想明白这一点,他就很想骂人,因为电视上小说上那么多穿越,主人公不是附身富家子,就是附身王公贵族。 为毛他却是掉进被偷了井盖的下水道后,穿越过来的呢,凭什么呀。 还有就是,为毛掉进下水道也能穿越,难道下水道是时光隧道不成?反正这些他暂时是想不明白,他现在唯一明白的是,有个穿着盔甲,拿着像长矛一样的武器,正在顶着自己的喉咙。

如果他只要手臂一动,那叶晋东就会感觉自己脑袋搬家了。 这是杨广忽然喊了一句:天宝大将军住手。 那个天宝大将军并没有放下武器,而是保持状态,转脸问道:陛下,此人来历不明,留不得。 将军不可。

杨广赶紧说道:刚才朕被刺客追杀,多亏这位义士相救,否则朕命休已。 然后指着不远处说道:刺客就在那。

这个大将军顺着杨广所指看了过去,发现确实有个身穿黑衣之人躺在地上,詾口还插着个东西。

看放下武器前去查看情况,而叶晋东也送了一口气,也差点一屁谷坐在地上。

不过他强自镇定,装作临危不乱,捂着流血的手指也没说话,只是站那不动。 杨广看他那种临危不乱的样子,暗自佩服,走到他的面前问道:朕到现在都还不知义士的名讳?叶晋东也慢慢接受现实了,他本来不相信穿越的,现在自己真的穿越过来了,他也就想开了。

听见杨广问自己话,转脸看向他说道:陛下不必叫我义士,刚才只是举手之劳,我叫叶晋东。 杨广点点头,他也把刚才的不愉快放倒一边去了,然后问道:那晋东,你是否愿意与我一起回行宫呢?叶晋东刚要说话,就听不远处有个声音由远及近:皇上,老臣救驾来迟,望陛下开恩!杨广看见来人跪在自己面前,没有责怪的意思,而是想着说道:宇文丞相不必如此,你没有什么错,都是朕不听劝,不能怪你,你起来吧。

谢陛下!那个宇文丞相起身后,看见杨广身边多了一个人,于是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与陛下如此接近,你意欲何为?然后喊了一句:来人呐,把他给我拿下。

叶晋东这个郁闷啊,开始一个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自己,现在又出来一个要拿自己。 他在想,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呢,从掉进那个没有盖的井以后,他就没顺过心,他诅咒偷井盖的天天掉进去,不,天天掉茅坑才行。

他感觉说要拿自己的这个人权利应该很大,对于现在,他知道这里是隋朝,而一开始跟自己说话的,不是文帝杨堅就是炀帝杨广。

但看一前一后俩人都在他面前开口闭口都对自己要杀要抓,眼里好像根本他们最大。

叶晋东可是读过一些史料记载,知道隋文帝时期的大臣不可能这么嚣张,眼里的皇帝可有可无的。

敢不过问下皇帝就在他面前要杀人抓人的大臣和将军,也只有隋炀帝手底下的宇文化及和宇文成都父子了。 想明白这一点,叶晋东可不敢拿自己性命开玩笑,于是他马上放低姿态,带点卑微的说道:想必您就是宇文丞相吧,这实在是误会呀。

我今天奉师之命出山,刚好路过此地,看见有刺客行刺皇上,故而下手营救,不信你可以问皇上,看看我说的是真是假啊。

他在想,古代人都很謎。 信,不如自己先编个师门来唬唬看,如果成功,那也省不少麻烦,如果失败,那求杨广帮帮忙应该问题不大。 虽然感觉杨广现在好像快失。 事了,但无论怎么说,在他没死前,说的话应该还有点用处。 宇文化及听他这么说,故而看向杨广。 杨广见他看向自己,说道:确实如此啊,宇文丞相,叶晋东救驾有功,你就不要为难他了。

杨广本来就有点受宇文化及的气,现在自己找个有本事的人,虽然还不清楚叶晋东到底有什么本事,但听他说奉师命下山,然后又想想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了刺客。

所以就跟着帮忙说句话也没什么,以后如果自己有事找他帮忙,那应该就不会太难了。

宇文化及点点头手一挥,那些士兵就全部退下了。

刚要说话,就听不远处的宇文成都说道:父亲,他所说应该不假。

然后走近,递过一个牌子说道:这是那黑衣人身上搜到的。

叶晋东看着他的举动也不说什么,他也不想说什么,因为宇文家父子这个举动很明显就不拿杨广当皇帝,而杨广也好像见怪不怪的看着。

这时宇文化及接过牌子,骂了一句:混账,皇上在这,你不先给皇上,你给我做什么。 说着就把牌子递给杨广说道:陛下,您请看!杨广很自然的接过牌子,看了一眼,嘴里骂道:该死的十八路反王,真以为朕无人可用吗。

他对宇文化及说道:待我回去修书一封,你派人送往靠山王处即可。

老臣领命。

宇文化及微微弯腰,辑了一下揖。 恩。

杨广收起那个牌子说道:宇文丞相前面领路,我们回去吧。

喏!杨广走了几步,突然停下对叶晋东说道:叶晋东你与我一起回去。

啊?哦!是,遵命!叶晋东被提到就是一愣,然后赶紧上前跟上。 杨广只是笑了笑,摇摇头的往前走,叶晋东也跟着他。

他可不敢跟杨广并肩,对于历史他还是懂那么一点点。

虽然杨广现在好像失势,但是他的皇位还在,如果真的跟他手拉手走,那那个丞相和将军肯定不会答应的。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跟在杨广屁谷后面吧,期间杨广邀请他并肩走,这样好说话,但是都被他给拒绝了。 杨广也不多说什么,在引路人的引路之下,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走出了树林。

而刚一出树林,眼前的情形让叶晋东惊的下巴都快合不上了。

那车子简直像移动的二层小楼房,底下有三十多匹马拉着。 后面男男女女浩浩荡荡起码几千人,叶晋东暗叹,这隋炀帝还真不是一般的奢靡啊。 本来叶晋东想跟着走的,但经不住杨广再三的拉拽,外表不情愿内心很满意的上车了。 在他们上车后,这车队就开始缓慢的前行了。

一上车,叶晋东就看见车上有二十几个女孩,年纪都不大,看样子都像是十八即以下的年龄。 叶晋东知道史书记载杨广好。 色,他的身边少不了美女。

但是让他吃惊的是,美女倒是不多,但是却有很多畏橙哖的,有的连發禺都没有。

杨广一上来就有很多美女上前问这问那的,他左拥右抱的亲了几个后开始拿出纸笔写信。

不用说,肯定是写给他说的靠山王。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