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一首新时代的黄河交响曲 情感电台英文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11
  • 156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一首新时代的黄河交响曲 ——读吴重生诗作《黄河穿越梦境》 作者:刘斌 提起黄河,人们自然会想起诗仙李白那“黄河之水天上来,

一首新时代的黄河交响曲 情感电台英文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一首新时代的黄河交响曲  ——读吴重生诗作《黄河穿越梦境》  作者:刘斌  提起黄河,人们自然会想起诗仙李白那“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既飘逸又壮美的千古名句,耳边会响起《黄河大合唱》那激昂而豪迈的旋律。 是的,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一提起她,每个中国人心中无不心潮澎湃,激情荡漾。

而诗人吴重生最近发表的诗作《黄河穿越梦境》(发表于5月27日《解放军报》长征副刊),更是满怀炽热的情感,充满自豪和欣慰,描绘了一幅“黄河穿越梦境”的神奇瑰丽的长卷,奏响了一曲新时代黄河筑梦辉煌的交响曲。

  《黄河穿越梦境》全诗54行,分四小节。

之所以将之誉为一首交响曲,是因为全诗不是单纯地描摹黄河的壮美外观,也不是线型地叙述黄河的变迁史,或者,停留在黄河的风土民俗的展现上,而是采用超现实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手法,以呈现诗人梦境的形式,既记述黄河穿越梦境,以此表现黄河两岸新时代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又淋漓尽致地抒发诗人个我深沉而炽烈的情感,表达出一个新时代的诗人面对黄河如此的变化所思与所感,那样一种被感染、感奋、召唤与激发的内心世界。 而这两者,在诗中构成了一种层次鲜明又相互呼应的对话,形成了一种具有诗歌艺术原创性意义的交响与共振。   诗歌第一节,诗人便以一种大开大阖的气势,营造了一种做“梦”的情境。 起首一句“过了惊蛰,中国的山川都苏醒了”。

表面看是写做“梦”的时间,实际是交代了时代背景:新时代的春天到了,中国这条东方的巨龙苏醒了。 这是总的背景,是中国新时代所有变化,或者说所有美好的“梦”的大前提,是我们民族走向新生的基础与关键。 接着,诗人以“山岩”的“乳牙”、“山鹰”的“学飞”这样壮美的意象,暗示着一个民族的腾飞与崛起。

而“城市和乡村开始移动”,“梦想犬牙交错”,将这个时代背景,这个中华民族的“苏醒”的历史时刻,写得大气磅礴,动人心魄。 与这样的“苏醒”画面像对照的,恰恰是“我”“进入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深度睡眠”。 于是,“我梦见栀子花在河边开放/紫色的肥皂花在海边排列成篱笆墙”。

这是怎样一幅春朝激荡、春意无边的美景!从而,一“醒”一“梦”,构成交响,形成互文,在超现实的外表下,是主客观的对话与互证,“梦境”的诗意内涵在“我”与时代与“黄河”之间顺利展开,并在下文得以进一步的相互映照、补充与阐释。

  诗歌第二节,诗歌开始进入“梦境”。 “昨夜,黄河穿城而过”,既是点题,也是为下文做铺垫。

“成片成片的紫云英昼伏夜出”,承接上文,渲染出新时代改革春天的勃勃生机。 而“目光所及,男方的田野和村庄出现/我听见清脆的浪涛在叩南国的门”,则是以意象组合的形式,暗示着黄河两岸加入到全中国的改革大潮中,正在努力改变大西北的落后局面,向着改革前沿的南方诸省看齐。 而“我看见梦的三原色,巨大而温馨/我闻见梅花的微笑,高屋建瓴”则是对黄河筑梦的理想与信念的高度赞誉与由衷的欣慰。

于是,就引出了“梦境中垒起的城市煜煜生辉”这样总结性的诗意的命名。

  如果说诗的第二节是超现实的梦境的展示,那么,诗的第三节则是从“梦境”中跳出,以一种现实主义的清醒与理性,来审视“梦境”。 这时,诗人告诉我们,这样一个全民族的崛起的腾飞的中国梦,是“我”的,是黄河边的每一个人的,更是“四季花语集结”在身边的“少年”们的。

当“黄河穿过我的梦境,浩浩荡荡”时,诗人告诉我们,“黄河是一把天尺,丈量你的脚步”,也“丈量天高地厚的往昔”。

黄河不仅托举着新时代的人们的梦想,也寄托着“五千年的历史和文明”的华夏的梦想。

如此,诗意一下子横跨古今,思接千载。 而我们要说正是这样的基于现实主义的诗歌手法,与上节超现实的诗写,营造出了鲜明而丰厚的诗意,形成着诗歌审美的开掘纵深与张力。   诗的第四节一开始就写道:“当我醒来,只望见黄河的背影/高铁和桥梁如海浪般起伏”。 这是什么?这是一副远望凝思的画面。

那么,诗人所思者何?正如诗中所写的:“我望见每一个浪头,心底便多一个梦”。

于是,诗人想到这梦的背后的坚强有力的支撑,那全民族梦想的基石——“北京朋友约我谢谢石头的文章/这使我想起中流砥柱”。 这是一份深情的赞美,也是一份由衷的歌颂,更是构成这首交响曲的最高音与主旋律。 诗人说:“过去的半个世纪,我一直在做梦”“然而,我的梦境犹如这条河谷/在民族的腹部弹奏新时代的乐章”。 为此,诗人说“如今,我每天弯腰种植自己的日子/就像身旁的大海和天空/每天每夜,静待穿城而过的你”。

如此,诗人借黄河这个神圣的意象,将一己的梦想与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伟大梦想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首新时代的梦想的交响曲,唱响了一曲赞美黄河,更是赞美我们伟大民族和新时代的高亢的华美乐章。

  综上所述,诗人吴重生以现实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相结合的手法,通过“我”与黄河的倾心对话,真实地表现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华大地特别是黄河两岸翻天覆地的变化,热情讴歌了新时期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满怀期待与充满信心地展望着中国梦的美好前景,表达了一个当代中国诗人对祖国对民族取得巨大历史进步的幸福自豪之情,也表达了他真诚的祝福与更加美好的期盼。

特别值得一提的,这样一首所谓“主旋律”“正能量”的诗歌,却不像以往同类作品,给人刻板、机械或者大词口号堆砌之感,而是自觉严格地遵从着诗歌艺术创作规律,重视自由与想象,重视语言的原创性,重视创作主体的审美地位,讲究技巧,化实为虚,多从主观感受入手,从写作者真切的生存与感动入手,写得既真挚亲切又富有灵气与创新意味,给人耳目一新的印象。 这完全得益于吴重生在这类作品写作中严谨艰辛的探索与努力尝试,从而使得《黄河穿越梦境》这一诗歌文本具有了为同类题材提供审美示范的地位与价值。

  作者简介  刘斌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淮南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在《世界文学》《安徽文学》《诗探索》《新疆回族文学》《西部学坛》《诗潮》《诗歌月刊》《红豆》《西湖》《阳光》《文艺报》《南方文学》《散文选刊》等发表作品等百余万字。 曾获安徽省作协颁发的金穗文学奖一等奖,首届“诗探索中国新诗发现奖”“《安徽文学》第二届年度期刊文学奖”等。

  有文学评论专著《美的邂逅》(中国文联出版社)。 另与人合作《中外诗歌精品阅读》(语文出版社辽宁出版社)等著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