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唐朝小学生抄写作业后留下打油诗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22
  • 5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在我国古代,有一种神奇的文书,它们绝大多数是当年日常使用的公文、契约、书信、药方、佛经甚至小学生的作业,而其记录的内容大部分史书上没有。 这便是吐鲁番文书。 由陈云纪念馆和吐鲁番博

唐朝小学生抄写作业后留下打油诗

在我国古代,有一种神奇的文书,它们绝大多数是当年日常使用的公文、契约、书信、药方、佛经甚至小学生的作业,而其记录的内容大部分史书上没有。

这便是吐鲁番文书。

由陈云纪念馆和吐鲁番博物馆共同主办的《高昌古风吐鲁番文书临摹展》眼下正在陈云纪念馆举行,观众可一睹其真容。

吐鲁番文书是我国现存最早的纸质档案,是吐鲁番地区的一张文化名片。 吐鲁番古代居民习惯将废弃的公私文书裁剪成死者穿戴的鞋靴、冠帽、腰带和枕褥的形状,作为陪葬品,放置于地下房屋式墓冢内。

当地气候极其干燥,埋藏于地下的纸质文书历时千年而不腐烂。 正是这种独特的墓葬习俗和特殊的气候条件,为吐鲁番地区留下相对延续的古代档案。

吐鲁番文书无可替代的重要价值在于,其内容绝大多数为史书上所鲜见。

比如,通过其中的商业文书,可以知道当年吐鲁番的农产品价格、牲畜价格、纺织品价格甚至房地产价格,从而可以推断出当时全国的商品价格,乃至整个中亚、西亚的商品交易价格和贸易方式。

再比如,通过一些书信、公文等文书,可以知道当年军队的驻防、换防、后勤、外交以及士卒的装备、津贴、训练等情况,从而对历史上一些战役的具体细节进行补充,甚至可以了解统治者在某个时期的战略意图和周边世界局势等。

即使是最不起眼的小学生作业,也能从中获得当年的教育水平、语言使用等情况,甚至还发现了一些历史上虽有记载,但是已失传的著作章节。 这些出土文书通过一个个细节,拼接和复原了历史场景,堪称一部古代的百科全书。

而从书法角度讲,这些文书中也不乏精品佳作,包含了小楷、行楷、行草、魏体等多种书体,有些完全不输于当年的书法家。

本次展览选取的18件临摹的吐鲁番出土文书,时间起止于十六国至唐西州时期,内容涵盖了儒家经典、官府档案及民间契约文书等方面,真实再现了中古时期吐鲁番盆地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 它们反映了当时吐鲁番盆地在文化上同中原内地保持着密切联系,有力证明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相关链接■1969年,阿斯塔纳第363号墓出土了唐景龙四年(公元710年)一名12岁的小学生卜天寿抄写的作业:《论语郑氏注》。

《论语郑氏注》是东汉经学大师郑玄所注的《论语》,在唐以后就失传了。

20世纪以来,虽在敦煌、吐鲁番等地出土了不少《论语郑玄注》的残本,但卜天寿的这个抄本是所有残本中保存内容最好、最多的。

有趣的是,这名卜天寿同学还在作业后写了两首打油诗,其中一首是:写书今日了,先生莫醎池(嫌迟)。 明朝是贾(假)日,早放学生归。 ■岑参的马料账单是在阿斯塔纳第506号墓中发现的,当时墓主人所使用的是一具纸棺,所用纸张大多是唐天宝十二年到十四年(公元753755年)的西、庭二州一些驿馆的马料收支账,这些纸张被剥下拼接后,人们从中发现两条关于岑参的文字,其中一条为:岑判官马柒匹共食青麦三豆(斗)伍胜(升)付健儿陈金。

据记载,整个唐代在新疆工作的姓岑的判官,就岑参一位,所以为岑参的账单无疑。 岑参曾在新疆担任安西都护府副都护封常青的判官。 事实上,在留存下来的岑参诗作中,有不少反映新疆、反映吐鲁番的作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