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第一百零九章 美刀尖上的独舞64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26
  • 17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李恒宇与应龙聊天的时候,李恒宇从应龙的口中得知了和静党解体的趋势,突然止住了。 李恒宇对着应龙说道:“现在和静党解体的趋势止住了,我总觉得,有其他人介入咱们的游戏了,暗中支持和静党的人究

第一百零九章 美刀尖上的独舞64

李恒宇与应龙聊天的时候,李恒宇从应龙的口中得知了和静党解体的趋势,突然止住了。 李恒宇对着应龙说道:“现在和静党解体的趋势止住了,我总觉得,有其他人介入咱们的游戏了,暗中支持和静党的人究竟是谁”应龙对着李恒宇说道:“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支持和静党的人,就是亲民党,想不明白,为什么亲民党要与和静党这种小党派合作!”李恒宇对着应龙笑着说道:“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在东京这个地方,不管是谁来了,咱们都会将他们打败的,在东京这个地方,是咱们自由和平党的天下!”应龙对着李恒宇说道:“可是现在,本该被咱们收服的和静党,却又多了一口生机,这对于咱们而言,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事!”李恒宇对着应龙笑着说道:“你还怕他,咸鱼翻身吗我告诉你,要死的人,必定得死,这是上天注定的!”此时的井下,突然在东京都内,飙了一张大报,这张大报的内容,就是画的和静党将自有和平党的踩在身下的大报。

这个大报一贴出来,自有和平党的人不干了。 这不就等于当面打他们的脸,于是自有和平党的人,全都疯狂的涌上街头,这是一场游行示威,他们要让井下出来给他们当面道歉。

和静党听说自有和平党,让他们的党魁当面给他们道歉,和静党人心中的火气突然就起来了。

他们也全都冲到了街头上,他们对着自由和平党说道:“你们这群家伙,赶紧滚回去吧,你们这些家伙,凭什么让我们党魁给你们认错!”自由和平党的人对着和静党的人大声的呼喊道:“你们和静党,竟然敢公开侮辱我们的党派,这是我们不能忍让的,如果你们党魁不出面道歉的话,我们就要让你们知道我们的厉害!”这时候自由和平党的人,突然立起来了一个大帆。

帆布上画着两个战国的武士。 李恒宇英俊潇洒的站着,而井下则被李恒宇斩于马下跪在地上。 自由和平党的人看到这幅画后,全都兴奋的叫道:“自由和平党,万岁!”此时的和静党,也看到了自由和平党的画,他们愤怒的骂道:“操,李恒宇算个什么东西,兄弟们,给我冲上去。 让这些家伙,知道咱们的厉害!”和静党的人。

捡起地上的转头向着自由和平党的人扔了过去,随后人群呼啦一下子混杂在了一起,双方在一起混乱的打着。

双方的游行,似乎演变成了的一场全面战争。 本来就火药味十足的东京都,这一次似乎再次回到了古代的战国年代,警察呼啸着开了过来,但是场面已经完全失控了。 警察想要疏散人群,但是他们现,他们的做法确是能为力的。 以为内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人手强制驱散人群。 此时双方党派的冲突。

也已经上了电视,本来不知道冲突的人,也纷纷的涌了进来。 这场双方的战斗,似乎已经到了决战的地步。

但是论打架的话,自由和平党的前身是仁和帮,打架的话,和静党还真不是自由和平党的对手。

自由和平党的人。

越打越勇猛,地上不断有和静党的人被打倒在地,这些被打倒在地的人,如果不想要继续挨揍的话。 只能大叫着趴在地上脱掉自己的衣服。 公园内,开始不断出现光屁股的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和静党的党员。

一个和静党的党员,兴致勃勃的冲过来加油助威来了,但是他刚来到这里,就现几个强壮的自由和平党的人向他冲了过来。

这些人全都兴奋的大叫着:“这里有一个,和静党的家伙,干他!”这个和静党的人,还没有还手,就被自由和平党的人打到在地了。

这个家伙捂着留着鼻血的脸说道:“我投降,我投降!”这个家伙,害怕的脱掉自己的上衣趴在了地上。 他服了,已经没有了斗志。

和静党的人,现了事情有些不太对的,在他们年轻的时候,他们和静党在东京都与其他的党派开战,趴在地上光屁股的人,往往都是其他党派的人。

但是这一次事情却反过来了,地上出现了大批光屁股的和静党的人。

和静党这些小党员不知道,和静党曾经是皇族内的人,仁和帮是帮着他们和静党的。 但是这一次,他们已经退出了皇族,仁和帮从先包装成为了自由和平党。

这一次他们这些人,终于也被仁和帮的人揍了。 仁和帮的人已经洗白了,他们很久没有这么激动的战斗过了。

一个青年,正坐在办公椅子上,他的面前站着两个小职员。 他对着自己的职员说道:“你们两个,真是公司的败类,公司里的寄生虫,这个月的业绩,咱们又少了一个分点,你说我养你们这邢物有什么用”这两个小职员对着青年说道:“经理,经理,我们下次会努力的,这一次出现这种状况,是一个意外!”青年愤怒的吼道:“努力,努力,就会说努力。

意外,意外,总不能每个月都出意外吧。

如果不是看着你们两个是公司的元老,我早就将你们裁掉了!”就在青年训斥他们的时候,他的电脑上,突然出来一个邮件。

他愣了一下,因为这个邮箱是仁和帮联系自己成员的帮内邮箱。 青年打开邮件的时候,他看到邮件内写着:“快来,芜湖公园内,咱们与和静党咱开了帮派战争,对面人多势众,兄弟们快要顶不住了!”青年看着电脑屏幕,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在他上高中的时候,他也是仁和帮的一员。

那时候的他,还是个高手,是打架的高手。 他突然对着自己面前的两个职员笑着说道:“好了,这次的事情,我就原谅你们了,你们回去好好工作吧!”这两个职员看着自己的老大,他们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光。

青年带着两个职员走到办公区的时候,这些职员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老总。 他们的老总竟然脱掉了自己的黑色西装随手扔在了地上。 他走到一个女职员的面前对着这个女职员笑着说道:“快,将你的丝袜给我!”就在所有人都吃惊的时候,青年完全不顾这个女职员的腼腆,强行脱掉了她的丝袜。

他将这条白色的丝袜绑在自己的胳膊上。 他觉得,似乎这一刻,他们仁和帮又活了过来。 他兴奋的在公司内嚎叫了一声冲了出去,只留下他的职员全都目瞪口呆的在风中凌乱。 随着越来越多仁和帮的人加入战斗,数和静党的党员,被打败,这些人男女都有,蛋都一例外的被脱掉了衣服站在墙角。

自由和平党的人,向着这些人的身上泼着白色的染料。

这些被染了白色涂料的人,全都是自由和平党的俘虏,这些白色的油漆,是战败者耻辱的标记。 此时的公园内,和静党的人已经被干掉的差不多了。 整个公园内自由和平党的人,已经准备开始狂欢了,他们在地上胡乱的泼着白色的油漆。

用不了多久,整个公园都会被自由和平党占领。

自由和平党的人,全都在公园内奋力的大吼着,在东京都内,没有人能够撼动他们自由和平党的地位。 这些平时一直拘束的人们,现在全都放开,他们在尽情的泄着。 和静党的人,终于现势头不对了,因为他们现,对面的自由和平党里面有很大一部分人特别的能打。 这些人就是bug的存在,如果用不了多久,他们和静党,就会彻底退出公园。

如果连东京都内最大的游行公园都被自由和平党占领了的话,那就说明,他们和静党真的已经败的一所有了!这时候和静党的一些聪明人,开始向着警察靠拢。

打架这东西,总会有些误伤的。 这时候一些人的涂料,不小心扔在了警察的身上。

警察愤怒了,他对着人群射了催泪。

这些警察,已经准备用催泪驱散这些人群了。 人群被驱散这是和静党乐意看到的,如果双方都被驱散的话,那么他们和静党,就不算战败!他们还有机会做足准备卷土再来。

和静党的家伙,对于他们而言,打党派战争他们都是些菜鸟。 完全不能同仁和帮相并论。

和静党的人不知道,这种战争是需要油漆等等道具的。

纵然警察射了催泪瓦斯,但是自由和平党的人却不想退出公园。

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再有不了多少时间。

这个一直被和静党占据的公园,就将成为他们集会的场所。

他们全都带着眼泪忍着不退出,占领这个地方是自由和平党的信念。

甚至有自由和平党的人,捡起地上的催泪瓦斯扔到了警察的群落中。 公园内的和静党,已经完全被清理了出去。 自由和平党的人们,全都留着眼泪挂着笑容大叫着。

这个公园,将是他们狂欢的场所。

大卡车,一辆接一辆的开了过来,免费的啤酒,开始在公园内放,酒水,歌曲,自由和平党人,在尽情的狂欢。

这是属于自由和平党的胜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