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洪烛谈艺录:我的诗经 全格式小说阅读器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16
  • 6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谁愿意谁就为诗歌死去吧。 我不是不热爱诗歌,更不是怕死,我要做活着的烈士。 其实这意味着更大的牺牲。 你难道不觉得吗?在一种绝望中坚持写诗。 绝望似乎比希望更令我感

洪烛谈艺录:我的诗经 全格式小说阅读器

  谁愿意谁就为诗歌死去吧。 我不是不热爱诗歌,更不是怕死,我要做活着的烈士。 其实这意味着更大的牺牲。

你难道不觉得吗?在一种绝望中坚持写诗。

绝望似乎比希望更令我感到兴奋。 我要在有生之年就成为别人仰叹的雕像:瞧,他居然还会眨眼睛!  诗简直比宗教还厉害。 它甚至可以俘虏无神论者。

这就是我的信仰。

这就是我的诗经――每天都要念一遍。

说实话,也只有我自己能听得懂。

做一个茫茫人海里的托钵僧,把诗当成铁饭碗来端着,像祈雨般期待着天上掉馅饼,哪怕只落下几枚美的硬币,叮当作响。 够了,这就是我精神上的零花钱……  每个时代都对诗人的身分有不同的理解。

所以,不同的时代甚至会出现截然相反的诗人。 我可能与自己的前辈相互成为敌人,对艺术共同的爱导致彼此憎恨。

诗的代沟是最深的伤痕。

  他投入生活的时候觉得自己像诱饵,为了钓到一首诗。 比别人多了一重使命。

在最陶醉的瞬间也无法忘我,密切关注着内心的动静:鱼上钩了吗?这才是他生活中的生活。 写不出诗,他很少责怪自己太笨了,而是认为鱼太聪明了。

  我是挑剔的读者。 很难找到令我满意的作品:唉,好诗太少了!为了满足如饥似渴的阅读期待,只能自己写――按照想像中的标准。 就像真正的美食家,最终不得不亲自下厨。   诗是少有的触及灵魂的事情。 如果远离诗,我无法相信灵魂的存在,只是一个肉体敏感而灵魂麻木的俗人。

一首好诗,能使我灵魂出窍。

我终于理解屈原了,仰天长啸:魂兮归来。   多么不容易:一个诗人忘掉自己是一个诗人,才可能成为真正的上帝,而不是上帝的赝品。 忘掉桂冠、忘掉分行的文字、忘掉读者或评论家,他意识到自己与世界存在着太多的误会。 活得虚假,比活得虚伪好不到哪里。   诗是什么?信则有,不信则无。 相信诗的意义,它就是你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甚至使你的生活变得有意义。 一旦你成为诗的怀疑论者,它就什么都不是。

在你放弃它同时它也放弃了你。

与其讨论诗是什么,不如讨论诗不是什么――这样或许会使它的形象更为清晰。

不断使用减法,最后剩下的就是诗了。

  我不需要知道你通过诗歌获得了什么,感兴趣的是你为了诗歌舍弃过什么――后者更能证明你是否算一位真正的诗人。

付出的代价反而能构成你的价值。 还犹豫什么?做一个沉浸于想像的牺牲者吧。 在不断地奉献中成就了自己。   从冬眠中醒来的不仅有蛇,还有神情恍惚的诗人。 他在纸上写下一首诗,作为蜕下的蛇皮,向春天献礼。 哦,内心陈旧的年轮被逐渐排挤到体外!  生活是房屋,诗是屋顶上升起的炊烟。

很难说清它属于存在还是虚无?它抚慰着别人饥饿的胃,还额外喂饱了我的眼睛。   为了进入历史,他开始写一部史诗。

为了接近那些改变历史的人,他成为被历史改变的人。

首先表现在:他轻易地忘掉了现实。

或者说,他把别人的历史当成自己的现实。 否则他从哪儿获得这么大的力气?这就是他为自己选择的后半生,太刺激了。   今天见了几位多年前的诗友。 从轻松的谈吐可以获悉:他们还俗了。

而我还在修道,还在传道。

哪怕这一切终属徒劳:我已是最后的信徒。   他的要求过于严格:能够被别人背诵的,才是经典。 其实,能够被记住一、两句的,已具有成为经典的可能性。 我更偏爱类似的半成品。

它们尚且停留在孵化的过程中。   普希金要为自己寻找一个情敌。 为自己的女人同时也为自己的诗歌。

否则他就没有决斗的对象。

情敌似乎比朋友更容易使人忘掉孤独。 爱神或诗神,都擅长替那些痴迷者树立假想敌。

  一个大诗人,有无数的私生子。 我指的是那些模仿他的小诗人。 难道模仿(而不是创造)构成了诗歌的传统?973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