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爱浅情深白锦川,靳浅浅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196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男女主角是白锦川,靳浅浅的小说,《爱浅情深》由网络大神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爱浅情深讲述了:他是威震四方的白氏集团领袖,更是千万女人爱慕的对象。 然而,她却不屑一顾。 他宠她,她公司

男女主角是白锦川,靳浅浅的小说,《爱浅情深》由网络大神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爱浅情深讲述了:他是威震四方的白氏集团领袖,更是千万女人爱慕的对象。 然而,她却不屑一顾。

他宠她,她公司有危机,他帮,她前男友死了,他让她去散心,但她带回来的新男友是几个意思,是怪他太宠她了吗?“靳浅浅,你可真有本事,敢给我来这么一出,看我怎么惩罚你。 ”他深邃着眸凝视她,说完便欺身而上。

两年后,她在店里忙做糕点,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拽入怀里,接着便是绵延不断的吻,此时一个小娃拿着铲子敲打着他,凶恶的说道:“坏蛋,放开我妈咪。 ”精彩章节“你觉得你真的了解他?”白锦川晃了晃手中的信封,举起,“所有一切都在这里,最后一次机会,跟我走,不许再跟他联系。

”威胁?靳浅浅嗤笑一声,伸手扶着身边的车门倔强道:“你没有权利命令我!”白锦川的眸子瞳孔骤然一锁,俊容凛冽地恍若地狱罗刹一般森寒。 就连他身边的男人都忍不住浑身一颤,这分明是白少极其恼火的状态!这姑娘怎么这么不识趣?靳浅浅何尝不知道,若是惹恼了面前的男人,不止自己,恐怕连靳氏都会瞬间土崩瓦解,但她怎么都不能相信夜子恒会背叛自己!思忖间,她已经上前夺过白锦川手中的信封,颤抖着手指拆开,照片是偷拍的,但是却清晰无比。

夜子恒还穿着在生日宴会上的白西装,可他醉眼迷离也掩饰不了的痛苦在她眼前清晰无比的展现的时候,靳浅浅的心还是痛的不能自已。 珉恒……珉恒……靳浅浅越看越觉的心头的震颤变成了冰封下的森寒,那妖娆若水蛇一样缠着夜子恒手臂的女人不是欧恬恬又是谁?她也穿着宴会上那条半裸着脊背的裙子,亲昵地贴在夜子恒的身上,下一张便是两人忘情缠绵接吻的照片!靳浅浅眼前一黑,手软地将照片撒了一地,寥寥数张的照片上面,两人已经走进了酒店。

眼眶酸痛的留下滚滚烫人的泪水,靳浅浅根本不能控制自己浑身的颤抖,只能狠狠地咬住嘴唇,唇瓣上的伤口更深。 痛,却不及心中的万分之一。

夜子恒……为什么……?靳浅浅紧紧地抓着自己衣裳的领口,控制着有些晃动的身形,只觉得脑海嗡鸣一片,可耳边还是清晰无比地传来了男人的声音:“看清楚了?”这话宛若针尖一般挑起她最痛的地方,靳浅浅蓦然打开白锦川伸过来的手,声音尖锐地喊道:“我不信,你骗人!”手指颤抖地指着地面的照片,靳浅浅泪眼朦胧的喊道:“这些都是你拿来骗我的!我不相信珉恒会做出这种事情!”她确实错了,生日宴会开始的时候,白锦川就已经找到了她,若不是因为他掌握着靳氏的命脉,她又怎么会在众人的面前那么羞辱夜子恒?她本以为夜子恒会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可不想,他那么伤心,就连一丁点余地都没有给她留下。 白锦川看着面前有些疯癫无状的女人,眼眸中的睿冷更深邃,分明一切真相都近在眼前还要自欺欺人?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手腕,狠狠地拎着抬起她的身体,伸出一只更加修长有力的手指,指向一边的酒店道:“如果不相信,酒店就在旁边,是与不是何不进去看看?”“不……不!”靳浅浅猝然停下了哭声,浑身颤抖着抗拒,不敢靠近一分。 见此,就连白锦川的心也软了,松了,没有再逼着她有什么举动。 可是她却垂下头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白锦川眼眸眯了起来,怎么回事?他几步上前,还未反应过来,那纤细的身体便恍若一只飘零的蝴蝶一般晃动着向地上倒去!“靳浅浅!”靳浅浅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微微转头,目光触到一个修长身影。

她忍不住眼底一痛,硬生生地再次闭上了眼睛。

“看着我!”命令的语气伴着稳健的脚步来到床边,白锦川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

靳浅浅浓密下纤长的睫毛微微一颤,却没有任何反应。

这举动分明就是不想见到自己!白锦川长眸目光冷的仿佛将人置于九天冰雪之中,就连身后进来的小护士都察觉到了气氛的冰冷凝结!“先、先生……”护士怯生生地开口,眼眸根本就不敢抬起来看一眼这如罗刹一样的男人。

“还有什么事?”白锦川眉心拧着,说话的语气有点骇人。 那护士顿时浑身一颤如筛糠一般抖着,却还是结巴道:“我们需要给病人测量一下血压……”白锦川眯眸一下,转身走了出去。 靳浅浅立刻张开眼睛,看着身边正专业地摆出东西的护士小姐,立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小姐,帮帮我!”五分钟后,护士小姐已经端着盘子离开,门前的保镖却多看了她两眼,那小护士的脚步急匆匆的,像是很着急他们拧眉,然而就在此时,白锦川恰巧从吸烟室中走出,眸光警觉一闪。 “靳浅浅呢?”他声音寒凉了几分。 “回先生,在里面。

”保镖赶紧低首回答。 长眸锐利一闪,白锦川立刻转身进了病房,床上一个身影正蜷缩在被子当中浑身颤抖着,他上前一把掀开,却见到先前那个小护士竟然被堵着嘴巴绑在床上!紧随其后进来的保镖们也瞬间目瞪口呆,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先、先生……”结结巴巴之中,额头上已经是看冷汗岑岑。

“呜呜……”小护士楚楚可怜,挣扎了几下。

白锦川浑身气压低冷的吓人,他睨视一眼床上的女人,才冷冷地提起嘴角:“你们以后都不用做事了。 ”在场的三人都浑身一抖,身后两个彪形大汉更是脸色惨白。 这话……是被辞了?然而白锦川没有解释,转身的瞬间,门前的助理杨林已经走了进来。 “人呢?”白锦川边往外踱步边问。 “在医院附近的淮白路上。 ”杨林恭敬地回答,“先生,要现在抓住她吗?”该死的女人。 白锦川的脸色阴沉的更深,沉吟片刻,脚步便没有一丝丝的停顿:“带到车上来!”“是。 ”杨林垂眸,手下已经吩咐下去。 直到白锦川在另外几个保镖的簇拥下离开,杨林身后的两个保镖才战战兢兢地问道:“杨助理,先生是什么意思?”“是把我们辞退了吗?”其中一个满目恐忧。

杨林转过身,金丝边眼镜下面的眸子肃冷不带有丝毫的感情:“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白氏自然不会再雇用。 ”他在两人绝望而后悔的眼神中继续道:“钱一分也不会少,会有人把钱转到你们账上。 ”说完,杨林直直地走向床上的女人面前:“小姐,你真的以为这点小小的伎俩就能骗过先生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