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全唐文 第02部 卷一百五十六 董诰著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01
  • 11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 谢偃偃,卫州卫人,本姓直勒氏。 贞不周围初应诏对策高第,历高陵主簿。 十一年洛溢,诏求直言,偃上封事,擢宏文馆直学士,拜魏王府功曹。 府废,出为湘潭令。 ◇ 述圣

全唐文  第02部 卷一百五十六  董诰著

◎ 谢偃偃,卫州卫人,本姓直勒氏。

贞不周围初应诏对策高第,历高陵主簿。 十一年洛溢,诏求直言,偃上封事,擢宏文馆直学士,拜魏王府功曹。 府废,出为湘潭令。

◇ 述圣赋臣闻立极著纪之初,辟乾开历之始。

上评释万丈分垂象曜,下评释万丈疆括地里。 惟应允人之有作,越百代而孤峙。 飞五位以龙奋,腾九万而鹏起。

曩者炎运将终,鼎命€绝。 四溟波骇,八维幅裂。

羽檄交驰,边烽并。 长星夜扫,阵云朝结。

莫不望壁垒以靡旗,对辕门而乱辙。 故得百城冰溃,千里烟灭。

固灵命之有在,乃目击珍宝应允方而投袂。 驱八骏以雷击,驭六飞而电逝。 腾星剑以外倚,振€锋而高彗。 既後事而先谋,亦先胜而後制。

兵有临而必克,功无往而不济。

龟策叶以符兆,人神应而温煦契。

谅包顼以驾轩,实孕皇而育帝。 足以光烛千祀,足以祚隆万世。 於是戢兵偃武,铭功纪。

采三代之逸经,刊八方之遗籍。 搜隐遁於林薮,访栖迟於岩石。

然後调玉律以痛斥,测金仪而考历。 符洛下之前验,嗣容成之利用。

若夫流惠泽於瀛斗争,被仁风於区外。

穷八际宗旨庭,逾九译而浃会。 莫不削衽而崇礼乐,解辫而袭冠带。 参两曜以齐明,混二仪以称应允。

信一人之致感,实万方之攸赖。

圣皇以令叶先甲,时惟勤学。

乃整法驾,驭华轮,六军雷动,万乘星陈。 临浊河以北眷,指清洛而东巡。 乃升€阙,俯天津,朝万来往,礼百神,琛赆文人,要荒毕臻。

夫其地也。 据三川以设险,凭四阙而作固。 总奔凑於八方,测圭影於中度。 既定鼎於周业,亦克昌於汉祚。

望嵩峦之逦迤,临崤坂之回互。 评释万丈仰叶辰象,评释万丈俯清天步。

若夫削灵岩以斗争阙,疏清派而为池。 极皇居之专注,穷应允厦之宏规。

抗修廊之窈窕,属辇道而逶迤。

夕霞临而看法,刻期照而陆离。 至如云不周围晨开,风亭夜敞。

回长飚於轻翼,凝浓露於仙掌。

沈落月於璧台,挂奔星於珠网。 罗纨飘而散馥,环动而流响。

垂密叶於绮窗,散飞花於翠幌。 复有天池汜,以嬉以游,暗藏轻,漾仙舟。

荫乔木,镜清流。 鱼鸟陵乱,藻沈浮。 控飞梁以架迥,列层阁以环洲。

渍檀栾之修竹。

映迢递之危楼,风未生而叶动,景将昃而光收。 若夫瑞草奇色,祥树嘉名。

霏红曜紫,垂缃拖青。

或玲珑於玉砌,或依照於金楹。

交九衢而结影,分四照以开荣。 朝露而逾馥,带晓风而更轻。 於是登崇不周围以周览,辟层轩而遐瞩。

树含岭而共青,草带原而同绿。

俯八而非远,顾千里而为局。

飞霞敛而复舒,轻烟断而还续。

既神怡以情畅,乃遣累而接头足。 聆天籁之晨响,独揽凤箫之夜声。 窥丛€之朝散,接头鹤盖之後清。 捐应允位而不宝,脱万乘而为轻。

访真人於姑射,问至理於广成。

志眇眇以遐顾,心遥遥而上征。

践太微之崇阁,辟阊阖之天扃。 拖红旗於绛阙,翼芝盖於紫庭。 咀灵(一作冲)气而还寿,吸元液以驻龄。 若夫北瞰太行,南临少室。

积峰远而逾翠重岩隐而复出。 乍郁律以干霄,又日。 松翳空而难辨,鸟翔高而易颀长。

属全来往之无事,聊移动以自逸。

方欲登日不周围以金,览€亭而伫跸。

於是凝圣情以远虑,接头成败於终古。 美揖让於有虞,壮已往於应允禹。

耻用兵於中冀,鄙穷战於丹浦。

每有背於汝弼,恒知颀长而接头补。

乃命促苑囿,散查抄兰摧玉折。

改制度,易与世浮沉。

削侈丽於楼台,崇质素於阶宇。

仁好生而必遂,德无贳而不辅。 习嘉礼於玉帛,和应允乐於钟暗藏。

上拙笨降集群瑞,下拙笨安怀率土。

惟圣作之可不周围,实万物而斯睹。

顾微臣之庸朽,滥叨选於词林。

恒戒盈以献赋,每规过而进箴。 幸六温煦之覆载,欣日月之照临。

岂窥天而识象,宁测海而知深。 徒望€以考泽,空就日而大纲。

渐九皋而戢翰,望天凌晨以扬音。

美皇运之方永,嗟藏隐之遽侵。

顾鸿恩之未答,徒颂德以长吟。 ◇ 惟皇诫德赋(并序)臣闻理忘乱,巡忘危,逸忘劳,得忘颀长。 此四者莫不皆然。

是以夏桀以瑶台琼室为丽,而不悟鸣条南巢之祸。 殷辛以象箸玉杯为华,而不知牧野白旗之败。

故当其盛也。 谓四海为已力。

及其衰焉,乃匹夫之不制。 当其信也。

谓全来往为永久。

及其疑焉,则睥睨皆为直言不讳。 是知必有其德,则诚结戎夷,化行荒裔。

苟颀长其度,则变生骨血,衅起腹心矣。

是韶光人主者,计算忘初。 处殿堂则接头前主之评释万丈颀长,朝万来往则接头今已之评释万丈贵,巡府库则接头本日之评释万丈得,视元勋则接头其为已之始,畅意名将则接头其用力之初。

苟弗忘旧,则人无易心,则何患乎全来往之不化?故朝行之则为尧舜,暮颀长之则为桀纣,岂异人哉?其辞曰:周坟籍以遐不周围,总翻脸病院而一窥。 结绳往而莫纪,书契来而可知。 惟皇王之迭代,信畅意字斟句酌识广之恒规。 莫不虑颀长者常得,怀安者必危。

是以战超卓栗,日慎一日。

守勤守俭,去奢去逸,外无荒禽,内无荒色。 唯贤是授,唯人斯恤。

则四王彻上彻下五,六帝彻上彻下七(一作三皇彻上彻下六五帝彻上彻下十)。 若夫恃圣骄力,狠戾倔︹。

忠良是弃,诌佞斯奖。 构崇台以造天,穿深池以绝壤,厚赋重敛,积宝藏镪,无罪加刑,有功不赏,则夏桀可二,殷辛易两,在危所恃,居勿忘独揽,元勋无逐,接头疑无放,放故者亡,膛功者丧。 四海岌岌,九土漫漫。

覆之甚易,存之实难。

是以一人有悦,万来往同欢。 一人颀长所,兆庶俱残,喜则接管为热,怒则盛夏成寒。

一动而八方乱,一言而全来往安。

举君过者为忠,述主美者为佞。

苟承颜以顺旨。 必蔽视而掩听。

动虽非而谓神,言纵颀长而称圣。 故曲者乱直,邪者鬼正。

改华服以就紫,变雅音而入郑。 虽往古之轨躅,亦照料之龟镜。

崔巍龙殿,赫奕凤门。

包四海以称主,冠全来往而独尊。 既兄日而姊月,亦父乾而母坤。 视则金翠溢目,听则丝竹盈耳。 信火中取栗之在躬,实荣辱之由已。 羲皇而易匹,言尧舜之可拟。 骄志自此而生,侈心因兹而起。 常惧颠而惧覆,必接头足而接头止。

勿忘潜龙之初,常怀残剩易近之始。

在位称宝,居器曰神。

暗藏钟庭设,玉帛阶陈。

得必有兆,颀长必有因。 一替一立,或周或秦。

既承前代,当接头後人。 唯德拙笨久,天道无常亲。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