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高僧贯休以诗成名 《全唐诗》共选其诗718首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3
  • 5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只是危吟坐翠层, 门前歧路自崩腾。 青云名士时相访, 茶煮西峰瀑布冰。 唐·贯休 《题兰江言上人院》 说起唐代高僧贯休,名气大的如雷贯耳。 佛家公案中有他

高僧贯休以诗成名 《全唐诗》共选其诗718首

  只是危吟坐翠层,  门前歧路自崩腾。   青云名士时相访,  茶煮西峰瀑布冰。

  唐·贯休  《题兰江言上人院》  说起唐代高僧贯休,名气大的如雷贯耳。

佛家公案中有他不少的故事。 关键是他的诗作的好,绝对是以诗成名。

《全唐诗》共选了他七百一十八首诗。

  贯休,字德隐,俗姓姜,婺州兰溪人。 从小记性特别好,每天诵法华经一千字,过目不忘。 弱冠即诗名大震。

贯休年轻时,不甘平庸,为寻求发展平台,到处递诗求职。 但他为人清高执拗,不为人所接受。 钱鏐自称为吴越国王,贯休向其投诗,以示才华。 钱鏐拿过来一看,诗曰:“贵逼身来不自由,几年勤苦蹈林丘。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莱子衣裳宫锦窄,谢公篇咏绮霞羞。 他年名上凌烟阁,岂羡当时万户侯。

”钱鏐一看,诗不错。

可是诗中说到“十四州”,那不行。 传谕给贯休说,如果改称四十州才可以晋见。 贯休一听,长叹一声曰:“州亦难添,诗亦难改。

然闲云孤鹤,何天而不可飞。

”  我们知道贯休的一首禅诗最为脍炙人口,诗曰:“赤旃檀塔六七级,白菡萏花三四枝。

禅客相逢只弹指,此心能有几人知?”说起此诗还有一段公案。 贯休对自己的这首诗非常满意,他觉得自己离开悟不远。

便将诗呈给石霜禅师。

石霜看后默默地把诗放在一边,问他:“如何是此心?”贯休答不上来。

石霜说:“你问我答。

”贯休随即反问。 石霜说:“能有几人知。

”贯休听罢,恍然明白,自己还没有到开悟境界,只是从作诗的角度写了一首好诗而已。

就我等凡夫俗子来看,其中禅意已经很深了。   最早种茶、制茶、饮茶还是寺庙中的僧人所为。 他们将茶作为诵经功可之余提神安心、清涤身体的绝好饮品。

贯休写有山居诗,共二十四首。

其中有“好鸟声长睡眼开,好茶擎乳坐莓苔。 ”“闲担茶器缘清障,静衲禅袍坐绿崖。 ”“石垆金鼎红蕖嫩,香阁茶棚绿巘齐。 ”隐居山中的贯休,远离红尘,静心念佛,吃茶就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件事。   贯休性孤傲,却喜欢交友。

特别喜欢游览名山大川,拜访高僧禅师,常常以诗会友,以茶待友。 他写给灵鹫山道润禅师院的诗,还提到了茶:“常恨烟波隔,闻名二十年。

结为清气引,来到法堂前。

薪拾纷纷叶,茶烹点点泉。

莫嫌来又去,天道本泠然。

”二十年前就知道灵鹫山道润禅师院大名,今天终于来到堂前。

现拾柴薪点火炉,即汲泉水煮香茗,不要嫌我来了又要走,天道就是这样,来去也自然。

贯休有一诗友,名齐己,也是一位高僧,比贯休小十岁。 作诗的名气很大,写了很多茶诗。 最有名的是《咏茶十二韵》。

陆羽去世一百年后,齐己来到陆羽故居游览,留下了“楚客西来过旧居,读碑寻传见终初。

佯狂未必轻儒业,高尚何妨诵佛书。 种竹岸香连菡萏,煮茶泉影落蟾蜍。 如今若更生来此,知有何人赠白驴。 ”可见齐己也是个茶痴。

齐贯两人以诗齐名。 曾经合著有《西岳集》十卷,吴融为之作序。 后贯休在四川去世。

享年61岁。

他死后,齐己痛心不已,以笔沾泪写了一首诗悼念贯休。 诗曰:“吾师诗匠者,真个碧云流。 争得梁太子,重为文选楼。

锦江新塚树,婺女旧山秋。

欲去焚香礼,啼猿峡阻修。 ”贯休在天之灵,也被感动。 他一定给齐己托梦,两人就着诗吃茶,茶越煮越香,诗也越读越耐读了。

来源:北京晨报责任编辑:虞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