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回 师妹的算计沧狼行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7
  • 3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耿少南冷冷地说道:“我说受伤,又不一定是受了外伤,昨天晚上是我练功练岔了气,不慎吐血,吐到了自己的手上,并不是皮外伤,师妹,你如果对我有什么疑虑,可以直接说出来,用不着采用这样的方式的。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回 师妹的算计沧狼行最新章节

耿少南冷冷地说道:“我说受伤,又不一定是受了外伤,昨天晚上是我练功练岔了气,不慎吐血,吐到了自己的手上,并不是皮外伤,师妹,你如果对我有什么疑虑,可以直接说出来,用不着采用这样的方式的。

”他说着,也不看那浴盆中春--光无限的何娥华,转身就拿浴巾在身上胡乱地抹了抹,然后开始套起刚才的那套衣服来,只剩下何娥华在浴盆中沉默不语,当耿少南刚刚套上裤子的时候,外面的院门方向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辛培华的声音:“大师兄,不好了,出事了,请你马上来大殿一下。 ”何娥华一下子双眼圆睁,对着院门的方向急问道:“小师弟,出什么事了?”辛培华大概也听到了这屋中的水声,不敢进院子,就在院门外高声道:“昨天去巡山的几位师弟出事了,好象是死于天狼刀法之下,大师兄,你快来看看吧。 ”耿少南咬了咬牙,厉声道:“又是这个妖女,辛师弟,稍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 ”他走出去几步,突然眉头一皱,转头看向了何娥华,说道:“师妹,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你现在穿好衣服,跟我一起去大殿,好吗?”何娥华二话不说,直接从盆中走出,耿少南搀着她,小心地帮她擦干了身子,然后帮她换上衣衫鞋袜,片刻之后,两人也顾不得挽髻梳妆,就匆匆地理了下头发,拿起各自的兵刃,推门而出。 辛培华一直焦虑地守在院门外,边走边搓手,看到二人这样红光满面地出门,头发都还没有全干,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大师兄,师姐,耽误了你们。 。

。 。

”耿少南摆了摆手,说道:“你师姐今天身上不太舒服,我陪她洗了一下,好了,现在不多说了,赶紧去看看怎么回事。

”须臾之后,武当真武大殿,那几位师弟的尸体已经摆在了大殿上,白布盖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弥漫在整个大殿上,几十只苍蝇在围绕着他们的尸体飞来飞去,由于耿少南还没有过目,所以这些尸体还没有来得及清洗,很招蚊蝇,在场的众多武当弟子们一个个眼中泪光闪闪,默默地看着耿少南蹲在地上,在检查他们的尸体。 耿少南看完最后一具尸体,长叹一声,站了起来,他的眼中也已经是热泪盈眶,想到这些师弟都是死在自己的手上,他的心就如万箭穿过,说不出的难受。 但现在,耿少南只有把戏演到底了,他咬牙切齿,双眼痛红地说道:“我已经检查过了,师弟们确实是死于天狼刀法之下,而且这样狠辣,高绝的武功,只有屈彩凤一人能做到,一定是此妖女贼心不死,听说徐师弟回武当后,又想来这里惹事,被师弟们撞见后才大开杀戒!”徐林宗的眉头紧锁,站在大殿的一边,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太正常,如果是屈彩凤的话,她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呢?我现在已经没有了武功,住在后山,按说她根本不必舍近求远,去莲华峰的。

”耿少南冷冷地说道:“师弟,你不要再为这个妖女开脱了,天底下有如此功力,又是天狼刀法在身的人,除了屈彩凤还有谁?你现在刚回武当不久,她不知道你的位置,所以只有潜伏在武当附近,暗中探查,只是她的阴谋还没来得及实施,就给师弟们撞见,可怜了我们的这些师弟师侄们。

”说到这里,他还流下了几滴眼泪,心中却是无比地自责,耿少南本不善于演戏,但是不知为何,今天的表演却可谓本色演出,情真意切,让看到的人都为之动容。

何娥华一直低头不语,偶尔抬头看耿少南的几眼,却是眼神中写满了疑虑,显然,刚才的事情,她还没有完全地打消怀疑,这几个师兄弟的死,让她渐渐地把矛头指向了耿少南。

耿少南不敢面对何娥华的目光,他沉声道:“既然妖女已经再次现身在武当附近,那我们就得严加戒备才是,从今天开始,所有的弟子都要结伴巡山,身上带有信号箭与花炮等物,一旦碰到妖女,就要马上示警。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沉默不语的辛培华,说道:“辛师弟,你这段时间,要寸步不离徐师弟左右,看起来,妖女的目标是徐师弟,我要照顾你师姐,不能一直在徐师弟身边,所以你要多承担这方面的责任,一旦妖女出现,千万不可力敌,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才行。 ”辛培华点了点头:“我一定会保护好徐师兄的,请大师兄放心。

”一直坐在后面的代理掌门位置上,眉头深锁,一言不发的澄光道长突然说道:“那大家就按少南的意思分头行事吧,最近是多事之秋,妖女和锦衣卫都有可能偷袭我们武当,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少南,你来我丹房一下,我有事找你。

”耿少南走进了澄光道长的丹房,大门在他的身后缓缓关闭,自从神功大成以来,他已经可以大大地提高自己的感知能力了,甚至这会儿可以清楚地知道,就在身后的大门外,起码有十几个黑影杀手,正在不同的地方潜伏着,有的钻地,有的隐身树上,有的伪装道僮,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保护了这里的绝对安全,不至于有人能近这里五十步。

澄光道长转过了身,他的脸上尽是忧容,叹了口气:“千岁,你给我说句实话,那些武当弟子,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上?”耿少南点了点头:“凤舞都告诉你了吗?”澄光道长先是一愣,转而眉头深锁:“原来是凤舞救了你,好险。

”耿少南奇道:“怎么,此事凤舞没有向你汇报?”澄光道长冷笑道:“自从千岁把她赶走之后,这个女人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不过看起来她对千岁倒是忠心得很,居然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你身边看你练天狼刀法,上次她曾经找过我一次,说你有走火入魔的趋势,让我千万要阻止你继续练下去,想不到,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