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四十四章 煞神挨打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23
  • 36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叫你没事就瞎闹,叫你没事就惹我,闹出事了吧!”李锦儿压着嗓子嗔怒地对着春杏耳边说着。 春杏听了敷衍地笑了笑,一点想应声的意思都没有,低个头继续摧残手中渐渐成形了的面团。 “呿,这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四十四章 煞神挨打

“叫你没事就瞎闹,叫你没事就惹我,闹出事了吧!”李锦儿压着嗓子嗔怒地对着春杏耳边说着。

春杏听了敷衍地笑了笑,一点想应声的意思都没有,低个头继续摧残手中渐渐成形了的面团。

“呿,这会儿又装上哑巴了,你就装吧,我看你能装多久!”李锦儿说着恨恨地捶了一下手中的面团,震的面板上的面粉扑扑簌簌地飞向了旁边人的衣裙。 春杏赶忙闪开,给了李锦儿一个“我很无奈,你快给我打住”的眼神,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小声说道:“你觉不觉得玳瑁姐最近有点怪?”“怪?”李锦儿显然是迷糊住了。

“对啊,这两天我看她总一个人恍恍惚惚的,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说着,又习惯性地敲上了下巴。 “有吗?我看挺好的啊,没什么事啊……可能是想琥珀姐了吧!”说完安慰性地冲春杏笑笑。 “许是我想多了吧,”春杏憨憨地答着,“这两天我是真累坏了,又挨板子又挨你飞踹的,晚上还得去兰花那里受虐,一天觉都睡不上几个时辰,今早还拖着病躯蹲那儿帮你烧了‘半天’东西,我的腰喂……”李锦儿皱眉听着,果然——“先说好了,今天重活都你干,下午的小食也都包给你了,我得找个地方补会儿眠去,你要觉着不公平可以先记上账,回头我再补给你!”说完,也不等李锦儿答应,自顾自地闪到魏厨娘身边,殷勤地帮忙调起作料来。

李锦儿虽气,可也不敢在厨房里大声嚷嚷,瞅了眼春杏那副讨好魏厨娘的老实卖乖样,心里不由得一阵好笑。 这个死妮子最会在人前装了,比戏台上的戏子都会演,可一等没人就剩她俩时,那嘴脸又换的比谁都快,真是拿她半点辙也没有。 无奈归无奈,其实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因为李锦儿知道,这个王府里不管是主子还是下人,都是挂着副面具在活着,能真正摘下面具以真性情相待的人,真的不多,李锦儿一生中只有四个,她的母亲、姐姐,还有春杏和那个人……李锦儿正发呆想着心事,全然没注意到厨房门口新来了两个小丫头,一个略高偏瘦,黑尖脸,眼眶带着点病态的青绿,一个相对略矮,两颊全是雀斑,见人未语先笑——正是跟春杏一个楼里出来的绿萍和胡桃,两人都微微带了点虚汗,显然是刚干完重活回来的。

话说桃花终于成功巴结上了赵妈妈,傻妹妹荷花在院子里“兴风作浪”也没阻了她的“晋升之路”,不仅成功游说了赵妈妈将荷花跟绿萍拆开,还坏心眼地把绿萍扔到了厨房重粗活这组。

春杏和李锦儿虽也是小厨房的,可待遇却差远了,春杏十几天前见琥珀一走就赶紧给魏厨娘塞了两百个大钱,又求玳瑁帮着说好话才混到了帮厨的位置,李锦儿更是不用说,魏厨娘的老闺女明年还想送进府呢,正是要求着李妈妈的时候,绝无可能在此时难为李锦儿半分。 春杏盯着灶台上的酱油碗,估摸着还得加多少盐和花椒,魏厨娘其实人很厚道,教小丫头时除了老汤底的方子之外,其他该教的不该教的基本都没怎么藏私。 崴了两勺咸盐,又豁了几勺葱姜沫儿,春杏认真地用木筷子搅了起来,靠门口方向的听力却高度集中着。

“郭厨娘您来瞧一眼吧,我们俩的柴都砍完了,水缸也满上了……”胡桃。

“……呦,这斧头怎么断了个口子?这可是要三两银子一把的……”郭厨娘。 “……这口子本来就有,我们俩拿到的时候就这样了……郭厨娘你是不是新来的不知道啊……”绿萍。

“啪。

”“我新来不新来还轮不到你这个小杂种来嚼舌!斧刃上断口子了,你们俩弄坏的就得赔!这府里的东西可是都有定制的……”絮絮叨叨的一大堆。 这郭厨娘不仅又偷又拿的,还惯爱见人下菜碟(就是针对同一件事,根据不同人有不同的处理态度),对外宅的三等小丫鬟一向呼呼喝喝,见了内宅来的就笑的跟哈巴狗似的,恨不得蹭上去冲人摇两下尾巴。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这种人就是典型的白眼狼,怎么喂都喂不饱的。 春杏见了她都是第一时间躲得老远,紧粘李锦儿不放松。 要说这厨房里的事怎么也轮不到郭厨娘来管,魏厨娘不管还有万厨娘呢,这个姓郭的就是整天被魏厨娘她们压的不行了,才想从小丫鬟们身上找点威风。 “……一把斧子三两银子?!我们家那边顶天了就是一两!”“啪。 ”又是一巴掌。 春杏转身给魏厨娘递调好的作料的时候,用眼角瞟了眼门口。 腮帮子都肿那么老高了还能这么有精神,不愧是东屋第一煞神——黑面女修罗啊!“小贱人!还反了你了!看来前一阵那顿板子还是没打疼你啊……”这个“修罗女”也真够悲催的,屁股还没好利索呢就被逼着来厨房干重活了,人家荷花还在东屋床上躺着呢,真是同丫鬟不同命啊!几声推推攘攘的衣服摩擦声,胡桃和绿萍被郭厨娘拖着出了院门,推搡着向东边柴房的方向走去。

听说这个郭老妈子是个爱甩鞭子的……多甩胡桃几下,那死孩子天天盯着我跟老鹰盯小鸡似的,春杏心中腹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