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那些年,我们的些许记忆 传统文化经典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8
  • 118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介 02年暑假快结束时,我、杨欣和杨道云三方的家人陪同下,一起驱车从石佛寺过镇平,来到南阳,说实话,十四五岁的年龄还从未出过远门,到达北京大道算是走到最远的地方,下了车,路边光秃秃的,有一个丁

那些年,我们的些许记忆 传统文化经典

  02年暑假快结束时,我、杨欣和杨道云三方的家人陪同下,一起驱车从石佛寺过镇平,来到南阳,说实话,十四五岁的年龄还从未出过远门,到达北京大道算是走到最远的地方,下了车,路边光秃秃的,有一个丁字路口,一座加油站,水泥路两边一人多高刚被挖过的土丘,这是我对当时南阳的第一印象。

  我们四五个人包了一辆面的,一起开往目的地,过了人民路北的312国道涵洞,整个感觉就不一样了,路也有路样,房子矗立,马路干净,有几家像样的酒店,后来知道这是高新区,顺着国道再往东走,路两边都是销售建材的,钢筋、水泥、钢管,后来打架的家伙什都是在这搞的,这一片叫七里园,312国道七里园路口向北走,两旁都是破烂的瓦房平房,有茂密的树林,刚下过雨泥泞的泥巴路,走一二百米的样子向左拐弯,映入眼前的是一栋五层带弧度的教师楼,里面熙熙攘攘些许学生老师在上课,后来我们的教室就在这里,带弧度的位置成了我们画画的画室。   再向西走一百米左右,是个门前宽敞不太高的大门,大门左手边一层楼高的门卫厅,右手边是刚才那栋教学楼,中间是自动折叠门从一堵墙中间穿过,上面挂着几个鎏金大字“河南省经济管理学校”,透过大门一眼望进去,里面错落有致的布局着体育场,校园走廊,花园,路的尽头是一栋蔚蓝蔚蓝色的大楼。   因为孙恩民老师的介绍,门卫并没有阻拦我们就进去了,校园里有许多刚军训结束的迷彩队伍,还有一些看起来刚来,脸上像我和杨欣一样,写满稚嫩和清纯的脸庞,东张西望的观看发现着些新鲜的东西,有一个戴着厚厚黑眼眶眼睛满脸肃容四五十岁的男人,满脸笑容的和杨欣老爸,和我老爹亲切的握手,欢迎他们将自己的儿女交给这所学校教育,后来我知道这位脊背略弯满脸学识的中年男子名叫周联合,后来他成为我自始至终直到毕业的校系主任,而杨道云选择专业不同的原故我们并没有受到一起的接待。

  吃过午饭,带着铺盖有人带领我们俩分别被安排在男女生宿舍,父母陪同着我进了最前面哪栋男生宿舍,上了二楼右转弯,再左转弯,里面黑幽幽的,说不上来,看着黑的感觉像监狱,看着满是新生的迷彩军装像部队,看着熙熙攘攘去卫生间满溅墙面的****,卫生间幽亮的水响声和从里面散发出来的气味,像下水道又像涵洞的感觉,这种奇怪的感觉并没有影响我对这所学校的印象,反之有种兴奋超脱的感觉。

  顺着走廊快到头的位置,门朝北坐南,上面写着209,通过门看里面,左右两边是上下层的双人床,中间两张黄色水曲柳皮木桌子,门口两边方形块的壁柜,里面已经住满了新生,只剩入口左手边上层的一个铺位,下面一位干净文静帅气的男孩,床铺收拾的干干净净,墙面贴着海报,挂着白白色的蚊帐,后来我知道他叫李占峰,我成了睡在他上铺的兄弟。   其他同学没有来得及认识,就出去了,报名,由于对电脑的喜爱,我义无反顾的要求报有电脑的专业,网络工程,杨欣要报文艺一点的专业,工艺美术,钱都交了,网络工程1900元一期的学费,这个时候这个一句那个一句,说什么上网络没前途,天天聊天没事干,学不来东西,后来在孙恩民老师的奉劝下,更改了专业,也是工艺美术专业,学费算在校最高的,2400元一期,孙老师说:“这专业好,能拿着电锤吐吐,还可以玩电脑,有文有武适合你这样的男孩子”!  另外交过住宿费和其它费用,拿着收据,我们到教导处领到两套军装,一套迷彩服,一套军礼服,还有一件军式长袖体血衫,还有大眼帽,肩章,领标,迷彩帽,还有自紧自松的领带,男女除了领带男孩子蓝色的,女孩子红色的,其他服装都一样,好家伙,这装备往身上一穿,真还有模有样,除了鞋子,其它的感觉和军队没两样。   忙乎一天,基本按排就绪,父母们都回家了,偌大的校园就我们三个熟识,其他都是些陌生的面孔,还有些操着外地的口音,瞬间觉得不知所措了,杨道云不在一个专业也找不到他的身影,只剩我和杨欣吃过晚饭在校园里溜达。   杨欣,比我大一岁,我们两个是不出五福的一家亲人,我的爷爷排行第二,她的爷爷排行老七,爷字辈们一共弟兄九个,感情无比深厚,算做经常在家我们这辈,我在男孩中排行老大,她在女孩中排行老大,就是这样的感情,很小时候欺负她,上小学时候一起上早自习,上初中同级不同班,而今脱离家庭,依然走进这所陌生之地,和我这位姐姐,一起走过后来的风风雨雨。

Top